Submit

De Bruyne德布劳内:听我说几句

Apr 15 2019
Photo by
Laurence Griffiths/Getty Images
Photo by
Laurence Griffiths/Getty Images
Kevin De Bruyne
Manchester City
Apr 15 2019

我是个非常耿直的人,所以让我先告诉你一个小秘密。

在我到曼城之前,我真的不知道斯特林这家伙会是个什么样的人。我从来没有见过他,根据我在英国媒体上读到关于他的种种,我以为他会是个完全不同的人。

我以为…嗯…

我到没想他会是个“坏”家伙。但是媒体总是说他是如何的高傲自大之类的。所以我就以为他会是…英国人是怎么说来着?

也许,有点“混蛋”?

Raheem和我之间有着很强的联系,我们俩同时加盟曼城,媒体对我们有很多负面的报道。当时的我被称做“切尔西弃将”, Raheem被标榜为一个爱炫耀的家伙,离开利物浦就是为了钱。人们说我们俩是难相处的人。

当然了, 当你读到这些关于你自己的话,你会想:“我?我不难搞啊,太可笑了吧,这些人根本就不认识我!”但是说实话,当你读到关于其他人的东西的时候,这些东西会对你的看法多少有些影响,这是无法控制的。

所以当我认识Raheem之后,我们在训练之后会聊聊天之类的,然后我想:“等等,这家伙挺酷的啊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说实话,无论是足球场上下,我没有特别多非常要好的朋友。我是个慢热的人,总是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对外人敞开心扉。慢慢的,我和Raheem变得更加要好,因为我们各自的儿子差不多同时出生,他们会经常一起玩耍。

当我更加了解Raheem之后,我意识到他是多么聪明和真实的一个人。他简直和媒体上描述的太不一样了。这绝对是事实:Raheem是足球圈里面我见过的,最友好最谦虚的人之一。

Peter Powell/EPA/Shutterstock

有一天,我们俩在聊天,然后Raheem说:“伙计,在遇见你之前,我以为你是个非常不同的一个人,我以为你会个高冷害羞的人。但是你其实很幽默。”

我说:“我的都是冷幽默”

“嗯,非常冷”

然后他问“你当时觉得我会是什么样的?”

“说实话?我以为你会是特别高傲自大的一个人”

他瞪着我叫到:“你这家伙!”

我回瞪的他说:“怎么了?你还不是觉得我会是个古怪的人么!”

这件事情是个很好的教训。就我自己的经验,足球运动员们可能会和你想象的非常不一样,尤其是在你对他更加的了解之后。就我自己而言,也是一样的。

我能理解为什么Raheem会觉得我可能比较难相处。从我16岁那年开始,就有这么个“乌云”似的东西压着我。我来讲讲这个故事,但是请你理解,谈论我自己,对我来讲是世界上最困难的事情。如果是聊足球,我可以讲好几个小时。但是讲任何关于我个人的事情,对我来说都很难。

这就是我的性格,我相信在读这篇文章的一些人会有同感。

我从小就是个很安静,很害羞的人。我没有过PlayStation游戏机,没有什么要好的朋友。但是能通过足球表达自己,对我来说已经心满意足。

足球场下,我是个很内向的人,没什么话。但是在场上,我却是个“一触即发”的人。我知道很多人都觉得那个我冲着大卫席尔瓦喊“听我说!”的视频很搞笑。但是说实话那个视频里面的我和我小时候的脾气,根本没法比。

当你年幼的时候,人们会误解这种性格,而我也是经历了很多,才慢慢明白这一点。

我14岁的时候,做了一个改变我人生的决定。当时有个加入Genk俱乐部训练营的机会,所以我当时从比利时的一端搬到了另外一端。虽然离家2个小时,但是我还是告诉我的父母我想去。离开家这个决定完全是我自己的。但是问题是,我本身就已经很内向了,在Genk,我又是个从远方来的,讲着可笑口音的新来的家伙。当时确实很孤独,真的。在训练学校的前两年是我这辈子最最孤独的两年。我没有像其他孩子一样的社交生活,因为我们只有周日休息,所以我只有那一天可以回家看我的家人。

也许有些人会觉得这很难理解,你才14岁,为什么要这么做呢?

我能解释的就是,当我踢球的时候,所有其他的东西都消失不见了。我所有的问题和苦恼,都会消失。踢球的时候,所有的一切都是美好的。如果你觉得这是种痴迷,那也许没错,足球就是我最痴迷的东西。

简单来说,足球就是我的一切。

第一年的时候,我住在一个宿舍一样的地方,一个很小的房间,一张床,一个桌子,一个洗手池。第二年的时候,我搬到了一个俱乐部安排的寄宿家庭。我和另外两个球员搬入了那个家,那让我能够过上更加正常的生活。

我仍然独来独往,但是我没觉得有任何问题。一年过去了,我在学校表现也不错,球踢的也很好,没有打架,没有闯祸。

Sam Robles/The Players' Tribune

学期结束后,我收拾了自己的东西,和自己的寄宿家庭道别。

他们说:“暑假愉快,我们假期之后见。”

但是当我刚进家门的时候,我就能看出来我的母亲在哭泣。我以为家里有亲人去世了。

“怎么了?”

然后我母亲说了改变我一生的话:

她说:“他们不想要你了。”

我问“你在说什么?”

她说:“你的寄宿家庭,他们不想你回去了。”

“什么?为什么?”

她说:“因为你这个人。他们说你太安静了,没办法和你互动,他们说你太难相处了。”

我很惊讶。那感觉是个非常私人的问题。寄宿家庭从来没有当我面提起过。我从没觉得有什么问题。我只是呆在自己的房间里面,不招惹任何人。他们刚刚还和没事人一样和我道别,结果他们却和俱乐部说他们不再要我了。

这一下子成为了我的足球生涯中很大的一个难题,因为我本来就不是俱乐部的尖子,这下子俱乐部还会觉得我这个人有问题。所以他们告诉我的父母,他们不愿意花钱再为我找另外一个寄宿家庭了。我必须要去住另外一个宿舍,而且还不是一个很好的一个宿舍,那是为问题孩子准备的宿舍。

我记得我的母亲哭着,我抓起一个足球跑了出去,到了我儿时经常踢球的一个栅栏边上。

“因为你这个人。”

这句话在我脑海中萦绕了很久很久。我冲着栅栏踢了很久的球,我记得自己还对自己说:“没事的,两个月后,我就能到一队。无论如何,我都不会以一个失败者的身份回到家,不会的。”

暑假之后我回到Genk, 当时我刚刚被升到二队。我是个无名小卒,真的。但是我当时拼了命的训练…真的。我心里面充满了斗志。

我清晰的记得那个改变一切的时刻。我们周五晚上有场比赛,我一开始是在替补席上。下半场我上场之后,我整个人都疯狂了。然后,我踢进了…

第一个进球。

“他们不要你了…”

第二个进球。

“你太安静了…”

第三个进球。

“你太难相处了…”

第四个进球。

“他们不要你了…”

第五个进球。

“因为你这个人…”

我在半场进了5个球。那之后,你能看到俱乐部所有人的改变。两个月之内,我进了一队,好像比我自己的目标早了几天。很显然那个时候,俱乐部也给我的父母打电话说他们会付钱再给我找一个寄宿家庭。

在足球中,当你表现出色的时候人们对你的态度的转变,真的很可笑。

Yves Logghe/AP Images

有一天,我之前的那个寄宿家庭的夫妇来到了俱乐部,那个女士表现的好像一切都是一个很大的误会似的。她说什么“我们想要你回到我们家里!我们当时只是想让你周一到周五去宿舍,周末你可以住到家里来啊!”

也许我当时应该把那当成玩笑话就完了,但是那个时候,我真的不觉得可笑。他们真的伤害了我。所以我当时也非常的直白,对他们说“你们把我扔到了垃圾堆里不是么?现在我表现好了,你想要我回去?”

其实,我似乎应该就说一句谢谢。那个经历是改变我职业生涯的助力。但是同时,那件事情也像乌云一样压抑了我很长时间。当我成为Genk的一名年轻球员,甚至是签约切尔西之后,你都能在比利时的媒体上读到我是多么难相处的一个人,然后关于我和寄宿家庭的这个故事,总是被提及。

确实,有的时候我在场上会发脾气。我通常都把事情憋在心里,然后突然一下子都释放出来。5秒钟之后,我又会冷静下来。总之有的时候我会觉得被误解。我所做的关乎足球的一切,其实都归根结底于一个事情:我想要踢球。

我在切尔西的时候,关于我和穆里尼奥的关系总是会有很多报道。但是事情的真相是,我总共只和他说过两次话。本来计划就是我会被租借出去一段时间。所以我在2012年去了不来梅,而且那个赛季很不错。那个夏天我回到切尔西的时候,有好几个德国的俱乐部想要我。Klopp想要我去多特蒙德,而且他们的打法是我很喜欢的。所以我想着可能切尔西会让我去。

然后穆里尼奥发短信给我说:“你留下吧,我想要你成为这支队伍的一员。”

于是我想:“这很好,我在他的计划中。”

赛季前报到的之后,一开始整个气氛都很不错。我在前四场比赛中,有两场都是首发,我觉得自己表现还可以。虽然不能说非常的出色,但是感觉还可以。第四场比赛之后,一切就戛然而止了。我开始在替补席上,然后就再没有得到什么机会。我也没有得到任何的解释,我就一下子不在考虑之中了。

当然了,我自己也有很多失误。我当时对如何做一个英超球员,有着很天真的想法。球迷不知道的是,如果你在一个俱乐部失宠了,你在训练的时候也不会得到很多的关注。在很多俱乐部,甚至你会觉得自己根本不存在了一样。

如果这发生在现在的我身上,可能不会是大的问题。我现在知道如何自己训练和照顾自己。但是当你21岁的时候,对这一切并不太明白。当我在杯赛对阵Swindon Town 又得到一个上场机会的时候,我本身状态并不好。然后那之后,一切基本就结束了。

穆里尼奥在12月的时候把我叫到办公室,那可能是我这辈子第二个重大的时刻。他面前放了一些纸,念道:“1次助攻,0进球,10次反抢。”

我过了一阵才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。

然后他开始读其他几个前锋的数据 – Willian, Oscar, Mata,  Schürrle.

他们的数据都是“5个进球,10次助攻” 等等。

穆里尼奥一直等着我说点什么,终于我开口说 “但是…他们踢了15,20场球。我才踢了3场。所以这没法比较,不是吗?”

那真是个奇怪的时刻。我们讨论了一下我再次被租借出去之类的,当时Mata似乎也不太被看好,所以穆里尼奥说:“如果Mata离开,那你就是我的前锋第五选择,而不是第六个。”

我当时又是非常的直白的说:“我觉得球队并不太想要我在这。我想要踢球,所以我宁愿你把我卖了。”

我想当时穆里尼奥可能有些失望,但是公平的讲,他可能也明白我必须要得到上场踢球的机会。球队最后把我交易出去了,这一切并没有什么大问题。切尔西得到了当时引进我时两倍的价格,而我在沃尔夫斯堡得到了更多的机会。

所有一切就在那个时候改变了。但并不仅仅是足球生涯上的改变,而是那个时候我还得到了(未来的)妻子的陪伴,甚至是对她,我也没有表达过她对我的成长的帮助的感谢。这个故事实在太让人脸红了,我真的不太想说。但是既然我已经向你保证了我要完全诚实,那我就必须说一说。这真的是个可笑的故事。

一切都源于一个Tweet. 我当时在推特上只有几千个粉丝,因为我当时还在不来梅租借中。我发了一条关于比赛的推特,然后这个漂亮的姑娘点了赞。我当时正好单身,然后我的朋友看到了,他说,“她看起来是个不错的女孩不是吗?你应该给她发个消息。”

我对他说,“哦不不不,拉倒吧。没人喜欢我,她不会回复我的。”

结果他抓起我的电话,开始编辑一段信息,然后我给我看了一眼说,“我可以点发送吗?”

我当时估计躺在地上,浑身上下都不自在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我竟然说“好吧,发吧。”

你能明白我当时有多怂吗?我这么一个足球运动员,但是我连一个给我未来妻子发信息的胆量都没有!我真的没有胆!

庆幸的是,我的朋友帮我发了那条信息,而且她回复了。我们在接下来几个月短信交流中了解了彼此,对我来说,当我对别人有了一定的了解之后,我会放松很多。这是一个美好的故事,她改变了我的人生。我不知道没有她,我该怎么办。

Sam Robles/The Players' Tribune

人们总是用这个“WAGs”这个词,我觉得这个标签让人感觉不太好。我的妻子,她是我生命中最最重要的人。她在19岁的时候牺牲了一切和我一起搬到远方,为了我能追寻自己的梦想。我们一直同舟共济,在某种程度上来讲,我很敬佩她。她让我能够在外人面前放开很多,还有她面对一切的方式,我觉得非常的佩服,真的。

2015年转会期的时候,我们刚刚得知她怀了我们的第一个孩子。曼城,巴黎圣日尔曼,还有拜仁当时都对我感兴趣。那是个很令人紧张的一段时间。我们刚刚开始组建自己的家庭,但是我们不知道转会是否会成功,也不知道我们会在哪里安家。

我个人来讲,我想要去曼城。当时Vinny Kompany发短信给我,给我讲了很多球队的计划,他说我一定会喜欢的。我当时就对球队的印象和感觉非常好。但是我也不想对沃尔夫斯堡队有任何的不尊重,因为我真心的很享受我在那里的时光。所以我决定不要多说什么,静静的等待。这对我来讲,小菜一碟。

整整三周,每一天,我的经纪人都会说:“没问题的,哦不,好像不行。哦,没问题了,哦不,好像又不行了。”

那段时间的紧张对我妻子的影响不小。有一天早晨我们醒来,她当时病的很厉害。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办,很担心也许是孩子出了什么问题。

然后她疼痛难耐,开始流血,我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,所以赶紧去了医院。我们很担心也许我们会失去这个孩子。那绝对是我这辈子最难过的时刻。因为你只能无助的坐在那里。前一分钟,你还在担心足球俱乐部转会的事情,下一分钟 ,你的整个世界都要坍塌了。

好在我们的儿子并无大碍。如果没有他,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在足球中发生所有美妙的东西,都没有办法和我的妻子还有孩子们比较。

那是我生命中第三个重要时刻,因为它让我意识到,足球并不是关乎生死的什么东西。我觉得在我前23年的生命中,对于足球太过于痴迷了。当我遇见我的妻子之后,尤其是我们的第一个儿子出生之后,我明白我并不是一个人在奋斗了。当我们开始有了自己的家庭,当我加盟曼城的时候,这一切才刚刚开始。

尤其是当Pep在第二年来到曼城之后.

Tom Flathers/Manchester City FC/Getty Images

Pep和我的思想很接近。说实话,他比我对足球更加的痴迷。他真的每时每刻,都非常非常的紧绷。无论我们作为一个球员有着多少的思想压力,他可能承受的是双倍的压力。因为他不仅仅是想要赢球,他还追逐完美。

我记得我和Pep的第一次会面,他让我坐下来,说道:Kevin 你听着,你绝对,绝对!能够成为世界前五的球员。世界前五,绝对的。”

我惊讶极了。但是当Pep以一种令人信服的口吻说出那些话的时候,我的整个思想都被改变了。真的是非常天才的做法,因为那之后我很想要证明他是正确的,而不是证明他是错误的。

很多时候,足球充斥着悲观的事情,或者是恐惧。但是就Pep而言,足球是极其正能量的东西。他的目标总是非常的高,以至于难以实现。他是个战术大师,没错。但是外界的人们看不到为了追逐完美他给自己的压力有多大。

这个赛季对我来说并不容易。伤病和缺席比赛对我来说是非常痛苦的事情。坐在场下观看比赛对我来说简直比酷刑还难过,我真的受不了。

我妻子说我这个人好像有点问题,因为我们在一起7年了,但是她从来没有见到我哭。就算是在葬礼上,我也不会流泪。但是赛季前段时间,当我在对阵富汉姆时受伤之后,医生说我的韧带受伤,医生告诉我必须要带固定器一段时间。连内衣都没有办法自己穿上,是个噩梦般的事情。而且时机简直不能更加糟糕了,因为我的妻子在前一天才刚刚生了我们第二个儿子。

实际上,在我打电话告诉她我受伤的时候,她才刚刚从医院回到家。

我说:“孩子怎么样?一切都好吧?”

她说:“一切都好,你在哭吗?”

我当时可能眼里有些泪水。

我说:“我有个坏消息。我的膝盖又受伤了。我要带固定器一段时间。所以你要照顾三个婴儿了。”

然后,真的,我一下子哭了出来,无法控制般的。我不知道是因为我们的儿子的出生我太感动了,还是因为我知道我会错过很多比赛,或者两者都有。不管因为什么,那个时候我冲着那可恶的前置摄像头,很难堪的抽泣着。

我的妻子简直不敢相信她的眼睛。

她说:“我们的婚礼上你都没哭!你儿子们出生的时候你都没哭过!有一个昨天才出生,昨天!”

这可能胜过千言万语吧。

婚礼,葬礼, 孩子出生?这些对我来说都不足以让我流泪,我很坚强。

但是如果你说我没法踢球?我真的受不了。

Sam Robles/The Players' Tribune

说起来,曼城正在经历的这股势头,远远超过了只是对赢球的追逐。它还关乎一种特定的打法和足球哲学。这就是我们每天早晨睁开眼的动力,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对每一个细节都那么在意,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将自己推到极限。

能够踢简单无杂物的足球,实际上是这个世界上最难的事情,但是当我们进入这个状态,对我来说,就是生命中最大的幸福感。

无论我们能否实现那些不可能,我们正在经历的这股势头,每一个喜欢足球的人都应该珍惜和享受。当我们在曼城踢出我们的最高水平的足球,当一切都行云流水,这就像…那个词是什么来着?当你冥想的时候?

涅磐。

对,就像涅磐重生一样。

好吧,我可能确实是个不太一样的一个人,大部分时候,我只通过足球来表达自己。但是这就是我的故事。

谢谢你们让我来讲我自己的故事。

谢谢你们听我说。


Kevin De Bruyne
Manchester Cit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