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希望你了解的事.

Edmund So/Eurasia Sport Images/Getty Images

To read in English, click here.

那时我的车在发车后第一个弯道就进入了防熄火模式。第一个弯道...... 不仅仅是这场比赛的第一个弯道,或者是这个赛季的第一个,我说的是我整个F1职业生涯的第一个弯道。

可以说我的整个赛车生涯都在期待着那一刻,2022年的巴林站,曾经无数次想象过这个时刻:我的第一场F1比赛。但是比赛开始之后几秒钟,我的赛车就进入防熄火模式,我就彷徨地看着自己面前的方向盘,其他的车手一个个的从我身边驶过。说实话,当时我真的压力特别的大,感受到这个席位所带来的压力,更多的还有我对自己的期待,所有这些我都在那个时刻感觉到了。

回想2021年的那个冬天,当阿尔法罗密欧宣布我成为他们车手的时候,我很明白当时大家是怎么看待我的。说实话想要不去听那些外界的声音很难也不太可能。当然我自己知道我为了这个机会一路走来付出了多少,我的家人们牺牲了多少,我们在我12岁的时候从中国搬家到谢菲尔德。能够走到这一步需要付出几乎所有,当然也需要一点运气。但是在我还没能参加哪怕是一场F1的比赛之前,人们就说我不值得这个机会,应该是谁或者其他谁,他只是有钱而已。

我理解人们可以有自己的看法,我和大家一样,都知道F1世界充满了政治和规则。外界是很难看到F1世界里面所发生的一切的。我非常感恩能够走到这一步,得到这个机会,我不会认为这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。

但是我也是个普通人,能听到这些外界的质疑和反对的声音。

我觉得之所以一开始这一切对我来说比较难接受,是因为我和F1有着很深的渊源。长时间以来我就是F1车迷,直到现在也是。我去过每一次的中国大奖赛,如果我不是车手的话,我还会每次都去看的,因为F1代表着我的一切。

如果我能带你回到我儿时,让你看看我当时的房间,你们肯定会笑话我。我的整个房间的墙上都贴满了阿隆索的海报。就和一个追星的小孩一样。我记得自己当时无论凌晨什么时间,都会守着电视看比赛,为了不打扰父母休息,将电视的音量调到最小。也许那就是梦想的开始吧,我会拿着最喜欢的模型车,一边在地毯上推着自己的小车,一边看着电视上舒马赫,阿隆索和莱科宁的比赛。

我知道那就是我想做的事情。

Courtesy of Zhou Guanyu (2)

我真的非常热爱F1,但是说实话,我那时并不觉得自己被F1爱着。这种感觉我相信很多人都感同身受。在F1的世界,你需要极速成长,要经历一些必须经历的事情。但是我一路走来的过程,是只有我自己才能真正明白的。在过去的这些年中,曾经有那么一天是我非常难忘的,也是我时不时为了能够寻求自信的时候,经常回想起来的。

我的第一个自由练习赛,2021年的奥地利大奖赛。

我当时还在F2比赛,但是我非常渴望能够在接下来的一年得到F1的机会。当时Alpine给了我一个机会,而且是让我用阿隆索的车。那可是阿隆索的车!我还记得我6岁的那年见证了他在中国赢得大奖赛,我和母亲一起把他的海报贴满我的墙。我在开卡丁车的头盔还是模仿阿隆索的,他就是我绝对的偶像。而我的第一个F1周末竟然是开他的车,真的很难描述当时的感觉,太不真实了。我和他一起走赛道的时候,问了他很多问题,而他真的非常的友善。他让我去享受比赛,就做自己能做的就好。比赛前一晚他还给我发了短信,告诉我有什么需要的可以随时找他。

第二天我坐进他的车,看着眼前的方向盘,那可是阿隆索的方向盘啊。那节练习赛很快就完成了,在冷胎圈的时候,我听到对讲中传来车队的声音,告诉我汉密尔顿的结果,还有维特尔还在跑计时圈,听着这些,我简直觉得像是做梦一样。

那个经历让我觉得离梦想的一切真的是那么的近,也激励着我更加地努力。之后当阿尔法罗密欧接近做出他们的选择的时候,我其实真的不知道结果会是什么。结果宣布的前几周非常令人紧张,很多采访和等待,更加令人焦虑。那几天我回想着自己的职业生涯,卡丁车时代和辗转欧洲亚洲参加各种比赛,为了自己的梦想。多少个夜晚躺在床上想念家乡和家人。我是多么希望这一切都是值得的。还有那个坐在电视机前的6岁的我,但是这次,我更希望自己是出现在电视上的那一端。

Joe Portlock/Formula 1/Getty Images

最后,我收到了那通电话,很难描述当时的感觉。能够成为F1第一个中国车手......对我来说意味着一切。我为自己是一个中国人感到骄傲,也知道家乡有很多很多人一直以来对我的支持。我要为了他们比赛,虽然赛车领域我们还并不出名,但是我想要展示出即便如此,我们还是能够获得一番成就的,我们有我们的速度,我们也是一个赛车国度。

正是对那一切的渴望和热爱,才让我在巴林站的第一圈如此煎熬。当然那只是整个赛季几百圈比赛中的一圈而已,但是我真的非常想要证明给大家看,我是属于这个赛道的。所以接下来,我就集中精力,听从自己的内心。我们车队有很好的战术,让我们能够不断的追击。最后几圈真的非常激烈,当我以第十名冲线并且拿到了积分的时候,我真的觉得对我来说就是一场胜利。

那天晚上我和母亲在围场上拥抱,我知道我们两个都松了一口气。因为我们终于走到这一步了,我的F1生涯正式开始了。曾经无数个日夜往返比赛场,就是为了这一天。而这一天终于到来了,我知道在中国有很多小男孩小女孩,也看着我完成梦想,想到这里直到今天都让我很感动。

那个周末对我来说实在是意义重大,但是不只是那个周末而已,接下来的每个能够站在赛场的周末,都对我来说意义非凡,我希望车迷能明白这一点。

我也非常希望能够利用这个机会,我所拥有的平台,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。作为一个运动员,我一直都对特殊奥林匹克运动会感到非常的钦佩。所以当我有机会,能够做特殊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大使,真的非常的荣幸和激动,我有机会去到柏林和很多非常了不起的运动员交流,看到他们的毅力和热爱,真的非常让人感动。之后我邀请了一些运动员来到银石的围场参观赛道,我和他们一样,都非常的激动。特奥所代表的包容和团结,是我希望自己能够在自己的生活中也能做到的。

我希望能带着那些运动员的精神,和他们一样,每一天都努力进步。我明白我所面对的压力,是不会消失的,如果它消失了,那反而说明你可能做错了什么。但是我学会了如何面对压力,和利用压力。F1赛场对我来说就像是家一样,当然过去几个赛季有很多的起起伏伏,但是我知道自己在不断进步中。

Courtesy of Special Olympics

我知道自己是谁,我也知道自己能够取得如何的成就。

瓦尔特里·博塔斯一直以来对我帮助真的很大,他是一个达到过顶峰的车手,深知作为一个F1赛车手所需要面对和经历的一切。他是非常出色的车手,也是一个非常好的队友。我们两个处于各自职业生涯完全不同的阶段,也许因为如此,我们之间有一种战友情谊,这对我来说非常有帮助。当然我们之间也要竞争,但是他希望我做到自己的最好,而且他会一直帮助我。虽然这个赛季我们作为车队经历了一些困难,但是我非常相信自己的车队。我们有着一群非常出色的工作人员,我坚信我们能够慢慢在这个赛季找回状态,并昂首进入下个赛季。

我对下个赛季有很多的期待,因为中国大奖赛终于回来了。那对我来说将会是多么特殊的时刻。我迫不及待能够在家乡看到一直以来支持和鼓励我的人们。我的朋友们,家人和队友。车迷们一直以来给予了我非常大的支持,尤其是在我最需要鼓励的时候,所以我真的等不及能够见到大家。

我能想象到那个时候我在赛道上,抬头看到观众席的瞬间,想到自己曾经也坐在那里,我会永远记得在阿隆索驶过的时候挥舞着他的旗子,他的V10驰骋的声音冲破我的耳朵。

我知道那会是我一生所珍惜的时刻。

当那个时刻来临的时候,我会觉得自己终于做到了。